刘备真要把江山让给诸葛亮?不开玩笑是真的og-477

发布时间:2020-03-24 21:36:18    编辑:admin    来源:网络&投稿

刘备真要把江山让给诸葛亮?不开玩笑是真北京八大胡同历史故事的

  蜀汉章武三年(223)4月刘备在白帝城向诸葛亮托孤,刘备对诸葛亮说:“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世界历史地图册

  “君可自取”一般理解为“你可以自己干”,也就是把蜀汉皇帝的位子让给诸葛亮。诸葛亮闻言涕泣不已,对刘备说:“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

  于是成就了一段君臣托孤的佳话,《三国志》、《后汉纪》等认为刘备说这些话出自一片坦诚,是真心的;以《魏氏春秋》为代表的一些史书则认为这是刘备的试探,是“诡伪之辞”。

  不同的解读有不同的结果,刘备是“真君子”抑或“真小人”?或者又是“先小人后君子”?究竟该如何理解呢?

  这个问题可以从刘备的性格上去分析,因为英雄人物的性格有时会制造出一些历史的偶然性来,但比性格更关键的是形势,分析一下当时蜀汉的内外部形势,也许就能找出正确的答案了。

  当时的形势是,刘备亲率数万大军征吴,结果兵败夷陵,几乎全军覆没,蜀汉国力大损,蜀中惊惧。这是蜀汉面临的大形势,刘备个人还有一个“小形势”,分析一下情况更恶劣得多。

 诸葛亮1.jpg

网络配图

 蜀汉内部一向复杂,励志历史故事派系特点历来鲜明,这不是刘备造成的,因为在他入蜀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在刘焉、刘璋父子时代蜀中至少存在三大派系:一是本土派,即益州本地的官员;二是东州派,即刘氏父子从外面带进来的官员;三是游离于二者之间的政治势力,既不是出身于本土又与刘氏父子关系没那么密切,如出身于关中扶风地区的扶风派。

  本土派人数多但不处在权力核心,东州派人数不占优势却大权在握,扶风派等处在权力的边缘地带,渴望改变现状,刘璋引刘备入蜀,就是扶风派的法正、孟达等人极力促成的,本土派对此强烈反对,东州派则野幻想刘备的到来可以充实本派的力量。

<世界历史朝代顺序表p>  刘备夺取益州后,为稳固局势对各派兼容并收,不仅重用了扶风派,又大量吸收了本土派官员,还招纳了刘璋原来的嫡系东州派,表面看来建立起了一个广泛的“统一战线”,但各派之间的分野仍然明显。

  与法正、孟达等人不同,本土派希望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安定,排斥外来势力,也没有向外扩张的兴趣,刘璋也罢、刘备也罢,或者换成曹操、孙权,谁来统治益州他们都没有意见。

  刘备建立蜀汉政权后,原有的派系没有弥合1933年中国历史事件,又增加了刘备带来蜀中的一派,而这一派又可分成两个阵营:一是早年追随刘备的旧部,如关羽、张飞、赵云、麋竺等人;二是追随刘备时间较晚、出身于荆襄或长期在荆襄任职的人士,如诸葛亮、庞统、马良、马谡、杨仪、蒋琬、刘巴、习桢、魏延、黄忠等。

  所以在刘备生前蜀汉即事实上形成了“五派林立”的局面,对刘备这个汉中王和蜀汉皇帝而言这是极为不利的,刘备也试图改变这种状况,比如对荆襄派的不断崛起刘备就抱有警惕,一向待人宽和的刘备曾不假掩饰地表达过对一些人的不满:打压过庞统,要杀蒋琬,一再对刘巴表示反感,对马谡评价很差,上面这几位都属于荆襄派。

 诸葛亮2.jpg 

网络配图

刘备也采取了一些措施壮大嫡系力量:一是拉拢东州派,娶刘焉的儿媳吴氏,后来扶为皇后,重用吴壹、吴班;二是重用扶风派成成员,将法正视为谋主,重视程度超过诸葛亮,又重用了孟达、马超;三是破格提拔荆襄派中的将领,如魏延、黄忠,将其发展为嫡系;四是提拔本土派中的后起之秀,最具代表的人是黄权;五是巩固与早年追随自己的这一派的关系。

  关羽死后,刘备特别重视与张飞的关系,有两个细节值得注意:一是让太子刘禅娶张飞之女为妻,以后成为皇后,与张飞结成“血亲之盟”;二是让张飞以车骑将军的身份兼任司隶校尉,汉代的司隶校尉类似州牧,是首都地区的最高行政长官,张飞当时长期屯兵阆中,并不在成都,为何有这项安排呢?

 中国历史上的名将 司隶校尉不仅只是行政官,它还是一项重要职责:纠举百官。刘备让张飞兼任此职其实是为以后布局,是想在自己百年后儿子刘禅接班,张飞这个岳父可以更好地保驾护航。

  从张飞、法正、孟达、黄权到吴壹、吴班、魏延,刘备为儿子铺了很多路,如果一切如愿,刘禅接班后位子应该是稳当的,刘备足可以放心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切又都发生了改变:先是法正早逝,让刘备痛失“谋主”;接着关羽遇害、孟达投降、养子刘封被杀;夷陵之战前张飞又突然遇难,刘备始料未及;刘备执意进兵结果惨败而归,个人名望大损,主将吴班虽然没有战死但嫡系损失殆尽;被刘备寄予厚望的“明日之星”黄权竟然投降了曹魏。

  可以说,刘备之前的几项重要布局几乎全线崩溃,他虽然还在皇位上但地位已相当不稳,刚退到白帝城时成都附近便发生了汉嘉郡太守黄元叛乱事件,其实已敲响了警钟,这恐怕也是刘备宁愿呆在白帝城也不愿意回成都的原因。

  就刘备个人而言此时已面临内外交困的局面,对于一生几起几落的刘备来说这也不算什么,但他此时身体状况极度转差,已无重新振作的可能,只能考虑后事了。

  诸葛亮5.jpg

网络配图

此时唯一能将蜀中各派力量整合在一起的人只有诸葛亮。诸葛亮很注重“统战”,对本土派和东州派都十分尊重,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情谊,更得到荆襄派毫无保留的支持,张飞、关羽、马超、法正均已故去,诸葛亮事实上成为蜀中各派政治势力共同的核心。

  刘备显然清楚这些,所以他让诸葛亮“自取”并非谦虚客套,也不是有意试探,而是对事实的清醒判断,正如当年陶谦把徐州让给他、刘表也表示过把荆州让给他那样,对刘备来说这件事很正常。

  但诸葛亮是一个深受传统儒学和礼法教育的人,自追随刘备起就视其为明主,没有动过自立的念头,所以拒绝了刘备的盛情,甘心辅佐后主。

  这让刘备深为感动,所以临终前把理王刘永叫到床前,对他说“汝兄弟父事丞相”,告诉他们与丞相的关系不是君臣而是“共事而已”。

  当时太子刘禅不在身边,刘备又专门交代他“汝与丞相从事,事之如父”,这句话不是顺口一说或让人转达的,而是以诏令的形式正式发布,说明刘备对这件事很认真。

Copyright @ 2011-2020 中国历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