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万之战的详细经过是怎样的?冲突是怎样爆发的ii-278

发布时间:2020-03-25 21:45:20    编辑:admin    来源:网络&投稿

卡特万之战的详细经过是怎样的?冲突是怎样爆发的

  天气越来越热,初夏时节的河中地区每一日都是烈日当空,阳光照得群山和草原分外刺目,尽管有数万大军在行进,每每抬头依然是眺望着无垠的苍穹,李天晟一人鲜明的汉人装束,在大军之中还是觉得十分醒目和孤单。终于,大军在离寻思干不远的达尔加姆峡谷前安营扎寨。

  西黑汗国都城寻思干自古以来就连接了波斯、天竺和中国三个古老文明的国度,中原汉名称之为河中府。寻思干古时为昭武九姓中的康国所在,更早一些的时候,曾被西方马其顿国的亚历山大大帝东征时占据,当时这里生活的大多为粟特人。而当地流传的昭武九姓各部据说本为来自河西地区的月氏人后裔,因为他们起初生活在河西昭武城一带,随着月氏人西迁去往西域,这一批人有康、安、曹、石、米、史、何、穆等九姓,所以被称为昭武九姓,其中康国为九姓之中心,兵马也最为强盛。

  当年唐朝时,曾在寻思干设康居都督府,康国也一直忠心唐朝。后来不敌大食国连番攻打,随着西域的伊斯兰化,逐渐改变了风俗。昭武九姓生活的地区自古就是商旅要道,康国寻思干、安国蒲华、石国者舌、何国贵霜等,自大唐以来都是十分繁华之地,物产丰厚,人烟稠密。在寻思干城内,自古就建有大量的客栈供给来往的商旅,风格多为可汗王朝的伊斯兰风格,早期的客店则有些突厥风格或古波斯风格。如今城内重要建筑已经充满伊斯兰特色,但也不乏一些更为古老的建筑,尤其这座城市的四座城门中,向东方的城门名为中华门。自黑汗国以来,城内新建了许多学堂、经院等,为寻思干增添了一些别样的气息 。

  寻思干以北不远是卡特万草原,这里风光宜人,是一处背靠山峦的草原,东边是一座山谷。平日里东来西往的客商络绎不绝,即使如今两大国度剑拔弩张,仍然能见到一些商旅赶着驼队、赶着马车、骑着毛驴行色匆忙 。

  李天晟按照耶律大石的旨意接应耶律术薛的哨兵,接连回报苏丹桑贾尔大军的动静,大石在大帐中看着一路记下标识的地形图,忽然掀起帷幕出来望着寻思干的方向。李天晟在前面与哨兵说话,回头道:“陛下,眼下塞勒术克联军即将到达寻思干城北的卡特万。我军现在 卡特万草原东边,和他们相距大约有十余里。”大石道:“好,该来的总归要来,明日我们进发寻思干,令大军备战。”

  李天晟道:“术薛的先锋所部已在卡特万扎营,顺便打探到马合木汗在城中的情况,他们明日定然也会……”正说着,前面一队士卒押着两个黑汗哨兵过来:“启禀陛下,李军师,我们抓到两个细作。”大石瞥了一眼:“先关押起来,待战事结束再作处置。”待士卒退下后,大石看了看李天晟:“光廷,我们虽然大军到此威胁寻思干数月,但只是扰乱他们,并没有真正进攻,如今塞勒术克大举来犯,我大辽兵力只有他们一半,这一仗如何才有胜算? ”

  李天晟想了一想道:“兵法自古有云,十则围之,此为攻城之常法。如今我军不及敌人一半,且以轻骑为多,只有诱敌袭我,然后设伏歼灭。”大石听了精神一振:“唔,这样也好,你有家传兵法,你且说一说,我们当如何引敌人中伏,又该如何一举歼灭他们?”李天晟入帐看了看地形图,寻思干城、卡特万草原、北面河流还有东面达尔加姆峡谷一一在眼中扫过,李天晟慢慢伸手到图上,大石的眼神随着他的手在图上移动…… 。

  很快,辽军就获悉苏丹桑贾尔带领的联军近十一万人已经到达寻思干城北的卡特万草原边驻扎,与寻思干城中的马合木汗互相呼应。

  耶律大石连夜召集萧斡里剌、萧查剌阿不、萧遏鲁、耶律松山、耶律燕山、耶律铁哥等将领齐聚大帐商议军情。背后就是垂挂帐中的地形图,李天晟站在一旁,大石走到中间说道:“诸位兄弟,决战在即,塞勒术克联军兵马多出我军一倍,但那个桑贾尔有勇无谋,朕与军师李天晟已对北京卫视历史秘闻卡特万一带有所打探,并且定下一条计策,我们先派两翼合力攻之,中军诈败,退入东面峡谷中,等他们来追袭,我们两翼合围切断首尾,然后我大辽势将必胜!”

  李天晟道:“各位详稳,我想不劳陛下多说,我们都知道这一次大战对于大辽将意味着什么,为了国家社稷,为了华夏声威,我们务必全力以赴!北院大王萧斡里刺、北面行军都统兼招讨使耶律松山,烦劳二位领三千将士攻桑贾尔军队右翼;南院枢密副使萧查剌阿不,南面行军都统兼招讨副使耶律燕山,你二位也领三千人攻其左翼,我与征西先锋都统耶律术薛引中军诱敌,陛下、北院枢密副使萧遏鲁、五院部四军招讨使耶律铁哥和麾下割禄人、突厥人、回鹘人等其余人马在谷中设伏,我们一鼓作气,破敌十万!陛下,臣计议已定,还请陛下示下。”大石点头道:“很好,李兄弟计划周详,算无遗策,你有家传兵书在手,你出的主意朕当然信得过。那么,我们就这么定了,诸位兄弟,此番我们并肩作战,契丹大辽将因此役胜败决定在西域的命运!”

  渐入初秋的卡特万草原,还有夏末时节的影子。天空湛蓝,草原上一望无涯,空气清爽,视野开阔,一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那一天阳光似火,热浪滚滚,金灿灿的草原上远处烟尘滚滚,马蹄阵阵,驼队嘶鸣,旗号远远在风中飘舞,像一抹天边的黑云弥漫而来……苏丹桑贾尔的多国联军密密麻麻来到寻思干城外的草原,马合木汗的大军在城中眺望到苏丹的旗号,纷纷在城头鼓舞呼喊,鸣号响应,喊声震动四野,那一股气势直冲云霄,十万大军遮蔽了茫茫草原往东边围堵过来。

  耶律大石与李天晟也在东面整顿好大军,急命萧斡里剌、萧查剌阿不两翼人马冲出去依计行事。大石提起那柄随他多年的三尖两刃刀,戴好鎏金乌翎盔,批一身明光铠甲,领着中军主力准备迎战 。

  不一会儿,草原上一阵风声呼啸,辽军擂鼓前进,跟着号角吹响,两翼当先冲锋,旗号在风中猎猎作响。大石望见桑贾尔遮天蔽日的大军一线排开,远远超过自己的人数,回头对李天晟道:“李兄弟,不论结果如何,我将永远记住这一天!”李天晟望着西方,抽出长剑道:“耶律兄中国历史朝代列表,事在人为,为了大辽的各族百姓,也为了我们所有的华夏子民,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大石笑着中国历史杂志点头:“嗯,朕相信你,我们上前为饵,诱敌深入!弟兄们,听见了,这一战不光是为了大辽,而是关乎我们所有东方华夏子民的名声,大辽只许胜,不许败,各位,全军出发!”不一会,中军号角齐鸣,大石领着大辽四万将士先行出动,前往后方峡谷设伏。割禄详稳带着马骑兵和少数骆驼骑兵随后分开,萧遏鲁、耶律铁哥前往分岔口,萧遏鲁安排两千弓弩手登上谷口。

  耶律大石命护卫将旗纛扎于谷口显眼之处,舞着长戟,骑着青海骢立在旗下。李天晟等引着前部兵马出动,耶律术薛手提狼牙棒,大声呼喊,气势如虹,契丹军、汉军和奚人为主,另有回鹘兵、突厥人、割禄(葛逻禄)人、室韦人、鞑靼人、阻卜人、辖戛斯人都舞着刀枪,各自列队冲向对面。

  一阵凛冽的秋风吹过,草原另一头卷起股股烟尘。苏丹桑贾尔举起大马士革的镔铁大弯刀,高声呼喊,身旁王后和马木鲁克护卫军虎将,还有各邦国君王簇拥,锡斯坦国王齐思尔为先锋冲出,艾米尔库玛吉和王后为左右翼,各有联军国王大军为辅佐,纷纷杀出,各方旗号在风中招展,身后大军如潮水般在卡特万草原汹涌而来。马合木汗的哨有趣历史小故事兵在城楼望到苏丹大旗和震天的号角声,知道大军开战,火速报知马合木汗,马合木汗早已整装待发,即刻下令打开北门,引大队兵马奔出,向苏丹大纛而去。

  李天晟手提长剑骑着红马跟在契丹军中,前面耶律术薛早已当先冲向塞勒术克人,李天晟命辽兵在马背上举起长弓看着对方大军算着距离射箭。可是对方也一样有羽箭纷纷落下,李天晟等人也从一旁举起盾牌提防。很快双方冲到一处,奋力厮杀,喊声震天,辽阔天际的几只苍鹰也奋力盘旋在天际,仿佛嗅到了这草原上的血腥气息。

  耶律大石带领的辽军征战多年,训练有素,军中契丹人、汉人、奚人、室韦人都作战勇猛,后来归附的回鹘人、突厥人、割禄人虽然也都顽强,但还不像辽军一般配合默契,此时面对多出两倍的敌人,损伤较大 。

  苏丹桑贾尔领导的塞勒术克大军也是跟随他征战四方,连步军不少都裹着重甲,长矛长盾在手,保护前部铁骑,骑兵不少也装束着来自西方的铠甲,锋芒势不可挡。塞勒术克能够称霸波斯、大食两大帝国地界,实力自然非同一般,乍一交手,桑贾尔大军人多势众,很快就迫使辽军后退。

  耶律术薛一马当先,手中一根狼牙威猛无比,奋力拼杀,将塞勒术克前军的披甲铁骑撕开一道岔口,契丹兵马受到鼓舞,纷纷勇敢向前。李天晟见大军要是这般硬碰,伤亡定会十分惨重,当即招呼术薛按计划后撤。

  术薛满脸血污,杀得兴起写给中国儿童的中国历史,大叫:“敌人正在源源不断冲来,这个时候怎能后退,待我将这些贼子统统砸成肉酱!”说着抡起狼牙棒将身旁偷袭的一个塞勒术克步军击倒,手中长盾都被砸得粉碎。李天晟冲在乱军中,看出塞勒术克人步军和骑兵互有配合,与中原步骑配合虽有差异,但也自成一套方略,如此硬拼,持续一阵,辽军兵少,必败无疑,只有依照计策,引大军到谷口设伏之处,才能破其主力。

  李天晟在阵中远眺苏丹旗号,左右两翼的辽兵业已杀到军中,大军渐渐收缩,时机稍纵即逝,李天晟勒马冲到术薛身边,喝道:“术薛,你赶紧依照陛下旨意后撤,否则敌人不会中计!”术薛大叫一声,收起狼牙棒:“军师你且领兵回去便好,让我再杀杀这帮鸟人的锐气!”李天晟喝道:“你身为先锋大将,军中之事岂能儿戏!快撤!”忽然又是一个步军投出长矛,李天晟大惊,抄起鞍后圆盾掷出,一时情急,未能击飞长矛,术薛扭头大喝,兜转马匹已经不及,正待抡棒格挡之际,身后一个割禄骑兵护卫冲出,手中长剑将长矛砍为两截。

  术薛在马背上惊出一身冷汗,一棒将敌兵捅出十余尺远,回头道:“好样的,你叫什么名字?”那护卫道:“割禄人额儿布思,在先锋身边已经一年多。”术薛点头:“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先锋营挞马狘沙里,随我去斩杀这些狗贼!”李天晟大叫:“术薛,你快回来,赶紧后撤!”跟着大批塞勒术克和黑汗国大军掩杀过来,做侧翼攻击的萧斡里剌和萧查剌阿不等人已经后退到峡谷外 。

  李天晟冲到耶律术薛身边,横历史文物的故事剑在他眼前:“术薛详稳,军中号令如山,你若不随我回撤,遵照陛下计策行事,莫怪李天晟不顾多年情谊!”术薛抡棒在手,望着李天晟,还有前面众多敌人,大叫:“混蛋,你当真要——罢了,撤撤,我撤就是,娘的!”当即兜转马匹,身边额儿布思和一干将领都随他后撤,李天晟也跟着后退。

  耶律大石胯下是回鹘王毕勒哥赠送的青海骢神驹,手持三尖两刃刀立在达尔加姆峡谷口,见李天晟挥舞长剑接连砍倒塞勒术克军士,领着辽军慢慢回撤,大石伸手挥动,勒马冲出,身后大军斜插敌军后方。李天晟、术薛、萧斡里剌、萧查剌阿不几路人马引得塞勒术克联军渐渐涌到峡谷前,大石引两万军迂回,想要靠近桑贾尔,但对方中军人数太多,奋力拼杀也未能攻入桑贾尔身前 。

  李天晟临近谷口,一些黑汗国兵马已经随萧查剌阿不和耶律燕山进入峡谷。后面塞勒术克联军中古尔人和锡斯坦人冲在最前,也有不少进入谷中。李天晟回头望见桑贾尔的王后也身披战甲骑在马上,领着一队女兵奋勇冲杀,只见她裹着贴面的面纱,手中细长的弯刀也颇为厉害,斩杀不少辽军中的割禄人和回鹘军士。李天晟策马冲上前去,桑贾尔王后抡刀劈下,李天晟接过弯刀,大军围攻上来,李天晟一把长剑对付数人,心道:“再坚持一会儿,陛下大军攻到后方切断敌人,便可扭转大局。”

  桑贾尔大军冲破辽军前部,逼得对付退入峡谷,可说初战取得小胜。这峡谷颇为狭长,两旁山石嶙峋,道路逼仄。耶律大石守着中路相持近一个时辰,桑贾尔的大军几乎全线攻入谷中,渐渐施展不开,远处号角齐鸣,两端山谷伏兵杀出一时间滚木,羽箭,飞石如倾盆大雨而下,塞勒术克联军武士拥堵在谷中,顿时成了辽军的靶子,前面辽军堵住大军前部,后方耶律大石和李天晟截住了大军退路,桑贾尔与王后和众将士这才知道辽军败退全是为了利用地形,将十余万大军引到埋伏之中,桑贾尔恼羞成怒,四周战马嘶鸣,到处乱撞,一时间众人都难以冲突,顶上数千割禄人和康里人不过多时就将近万人射杀在谷中,四周血流成河,腥红的血水在密密麻麻的尸骸下淌出 。

  这么一来,塞勒术克联军慌了阵脚,一直有人不断倒下,惨叫声响彻达尔加介休历史故事姆峡谷。尤其黑汗王马合木汗见辽军竟然又从后方杀到,顿时担心寻思干失守,急忙想要领军回撤,古尔、锡斯坦等国王和手下等也感到辽军英勇,己方军士死伤甚多,纷纷想要逃出伏击圈,可不断的碎石和羽箭让联军惨不忍睹,哀鸿遍野 。

  苏丹桑贾尔看出哈喇契丹人要断他的归路,于是和身边马木鲁克护卫军奋力冲杀,这些马木鲁克是精挑细选的重甲骑兵,手持长枪,所向披靡,辽军虽然勇猛但来到西域后一直是以轻骑为主,全副武装的重甲骑兵数量并不多,因此不敢轻易硬拼,多从旁用弓弩射杀。

  在巨大的伤亡之下,桑贾尔好容易冲突出来,夺路狂奔,一回头护卫的三千精锐马木鲁克剩下不到四成。塞勒术克人中的著名法学家胡萨德·奥玛尔此次也是随军从征的艾米尔之一,他带着一队骆驼兵护卫苏丹王后,另外维齐尔塔伊尔也有一堆亲兵尾随在苏丹后面。萧斡里剌遵照大石指令,沿途追杀,但不将敌人逼上死路,让桑贾尔大军冲开一道血路奔入卡特万草原。这一次冲出重围来,塞勒术克大军再不似先前一般,沿路丢盔弃甲,纷纷往寻思干方向奔去。辽军埋伏在山谷上的号角吹响,峡谷外围左右两翼辽军冲杀桑贾尔的联军,联军在卡特万草原上溃不成军,许多人都投降做了俘虏。

  耶律大石领导精锐力量再次冲锋,决战桑贾尔中军主力,挥舞三尖两刃刀奋力冲出乱军,直扑苏丹的马木鲁克护卫军,甚至想一举擒住桑贾尔,但桑贾尔已经丢掉王冠,包着黑巾混迹在军中,在草原上一路奔逃,和辽军相距甚远。大石一路直追,也不断被马木鲁克拦住去路,眼看桑贾尔奔向寻思干城外 。

  这边李天晟和萧斡里剌的左翼军士围住了桑贾尔王后和一群护卫,几乎全是女兵,辽军将其一一擒住。胡萨德·奥玛尔和几个骆驼兵将领也被挑落下来。大石领兵风驰电掣般追过,耶律术薛也呼啸着引军包抄而来,意图拦截桑贾尔和马合木汗。

  苏丹桑贾尔一边飞奔,一边回头,见到耶律大石和术薛两队辽军紧追不舍,而前面寻思干城中已经烟火四起,黑烟弥漫在当头,大吃一惊,马合木汗惊叫:“不好苏丹,他、他们攻入了寻思干!我们回不去、去了……这该如何是好?”桑贾尔望着身后的辽军旗号蜂拥上来,烟尘滚滚,大声道:“可恶啊,不能停留,走,往忒耳迷去!”当即勒马绕开寻思干向西而去,马合木汗只好跟随,身后只有两三百军士跟随 。

  术薛领百余骑先锋靠近大石,大声道:“陛下,让我去拦住那个桑贾尔!不要让他逃回塞勒术克!”回头大声道:“弟兄们,随我去捉住贼人桑贾尔,回来陛下将重重有赏!”身后额儿布思等辽军先锋纷纷叫好,冲过塞勒术克的马木鲁克护卫,直奔桑贾尔历史悬疑杂谈和马合木汗而去。

  大石提着三尖两刃刀也在一旁冲杀,眼见烈日当空,四周却黑烟蔽天,灰尘如浓雾一般笼罩,头顶飞鹰张翅掠过阵阵黑云,回望卡特万草原四野,惊慌的身影乱窜,马匹、骆驼还有无数的人都嘶喊、哀号,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血战!耶律大石心道:“祖宗在上,为了数百年的契丹,耶律大石打败了这群来自西方的人,但这代价也很大,但愿这真的可以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是最后的一战,从此天下……”耶律大石望着西面巍峨的寻思干城,眼神中也仿佛燃起了熊熊烈火……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11-2020 中国历史网